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Download Report

Transcript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Slide 1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3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4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5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6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7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8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9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0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1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2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3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4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5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6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7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8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19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0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1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2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3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4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5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6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7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8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29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30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31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32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

每人一条命,把命交给人家不如自己保存,人家卖了你,你还帮
着数钱。历史、现今不乏这种人贩子。也不乏这些数钱的,我就经常
帮人数。
没有断奶的孩子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自立,没有自立意识的艺术家
能出现“五个一”吗?“两个一”也出不来!
21世纪如果不从文化建设下手,那么这个“大厦”肯定是建到沙
漠里去了。
文化起点低下必然会产生猖狂的、假冒伪劣的结局。

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可能是统一的,一人一个样,用狂妄或谦卑都不
能使人进入“敬重”你的状态。傲慢会走项羽的路,低声下气就是汉奸
的料。

我们领悟哲人、前人、师长的教诲时,主要是领悟他们选择生活、
艺术和做人的目的和道理,而不是学习他们每个具体行动和手段。

小角马刚出生,还
没落地,凶猛的狮子已
等在旁边。带着脐带跟
着妈妈跑是为了生存。
我们一些孩子到了20岁
都还没有自理能力,能
不想一想我们的教育是
残缺的吗?

孔子说、庄子曰、屠格涅
夫他外婆讲……就是不见他自
己怎么讲!
迂腐的学者,应了我一句
话,书看多了就是呆子,书看
少了就是傻子,不看书的是个
精子。
爱因斯坦晚年对自己的发
现拒不发表,保守秘密。科学
可以为人类创造舒适的条件,
同时它具备了那种使人类灾难
重重的自毁性。
艺术家活着要有价值,别
活得有价格。

美是永恒的,不需太雕琢。
有些本来不足,由于会调配,弱
项变成了强项。
俄罗斯大歌唱家夏利亚宾,
唱歌好转调,可是他转得好,听
了以后,让你激动得捶胸顿足;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手患恶疾
,他把笔绑在手上,画出的笔触
成了他独特的风格;
郭兰英唱歌爱用装饰音,可
是她的那“一条大河”谁按谱唱
谁就唱不出好水平;
梅兰芳晚年发福,胖胖的两
颊将片子往前腮贴,远看虞姬娇
美无比,楚霸王根本就不想上阵
了;
帕瓦罗蒂上台,打破了一定
要两手一架的格式,黑西服、白
手帕,两手一伸,手巾一吊,那
帅劲、那风度,我真不知用什么
词吹他呢!

干脆说了吧,
别吞吞吐吐地在那
里故作深沉,有本
事站到台上骂出来
,别弄那个“热乎
乎的阿弥陀佛”,
中外老少都不懂你
那些朦胧仙句。
那些隐晦诗、
豪言壮语、别扭句
子说了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在骗自己
,上帝、编织、旱
烟袋、星星,或许
那半瓶子烧洒……
什么?你懂?他懂
?反正我不懂,我
不懂怎么就成了没
“升华”,不懂“
艺术”呢?这纯粹
唬人玩呢!

生活里没
有诗,那是诗
人多情的产物
。生活里也没
有画,那是画
家多情的产物
。为此,有“
江山如画”之
说,而没有画
如江山之理。
大自然的一切
都可以讲像首
诗,你从没听
说过哪首诗像
大自然。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
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
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
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
家在台上唱的轻松,或是展览上
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
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
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
黑”,或是“傻、大、粗、黑”
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
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
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
“两下子”。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
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
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
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
,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画皮》里那个妖精,
最能说明谎言有时会让人
陶醉和忘形的。一旦人们
知道它不是美人而是妖精
时,人们会远离它而去,
但是像“皇帝的新衣”那
样的谎言就不一样,皇帝
一丝不挂,只有小孩去揭
穿他,不然谁也不敢远离
他而去。为此,人生在世
应该知道谎言也可以大摇
大摆地在世上横行无阻!
我们这个民族千古都一个样——神秘,所以这个“秘”字大有学
问。诸如:“秘”——心里插了一把刀也得用稻草盖起来。
“人”——人们用大男小女来形容男女,但是没有女人,男人站
不起来。把那一小捺一撤,那一大撇准会趴下。以此类推,君子也是
靠小人支撑的。
“娱”——将这个字一分为四的话,民以食为天就不对了。这“
口”字只占了四分之一,可那“女”字真是占了半边天,所以得写上
“人以女为乐”。花爷听了这句话,一定说我够意思。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
了玩,忘了睡,甚至忘
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
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
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
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
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
大于艳丽的牡丹。

艺术没有捷径,但有“窍门”。这里的窍门就是经验。譬如:
我画国画,就往水里掺过夜茶,掺过酒精,掺过绿豆汤……画出来
的效果,你一定会脱口而出“嗬!真过瘾!”再譬如,我用叶筋笔
画铁线,不是像常规一样把笔毛理顺,而是正相反,将笔往砚台上
跺上几下,然后再用剪子剪掉旁边几撮毛,剩下一两撮画起来绝对
老苍。再譬如:我画的这些钢笔画,不仅有线还有面,还有苍笔。
这些“窍门”很简单,我将笔舌头拉出来,把它磨平,与笔头成为
一个斜度,这样便产生了多种调子。

没事去汽车站掺扶老太太下车,让人知道他在这种眼皮子下活着
是多么高尚,有这空闲回家去看书吧。遵守社会公德教育是做人起码
的准则,从小就应该知道这做人起码的公德。紧要的是:什么时候“
杰出贡献”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呢?一个发明创造和智慧型的建议比掺
扶几个老太太的贡献要大得多。

看一个人健康与
否,最好的方法是看
他是不是爱管闲事,
那些病歪歪地躺在床
上死去活来的人,他
还管你的自行车往哪
儿放呢!

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上不去,那
么艺术的天地绝不会大。不要以为迎
合大众的趣味就是艺术,那是一种倒
退和迁就。多叫上几个“二大爷”、
“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
问我天上有几颗星星”……不会使国
民素质上升,反而是一种遗害。静下
心来想一想,叫“二大爷”的作品还
不如下台去掏人家的胳肢窝来得更痛
快。空虚的歌词,谁也没问你从哪里
来,谁也不知道天上有几颗星星,这
都是没“瓷儿”找“碴”的事。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是有文化,
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或是证明你的学
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
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境界。人有了钱
不一定就有文化,你用金子把舌头包
起来也不说明你有文化。

“一举成名天下扬”,
千万别扬,一扬拿刀拿剪子
的就来了,北京话叫“掐尖
儿”。
老虎嘴里拔牙,令人却
步。但是你真去拔老虎的牙,
老虎准害怕。

艺术不仅可以表达感性的东西,也可以表达概念或推理的东西。
那些超未来主义、解构主义、精确主义、辐射主义等,自己想当“主
义皇帝”的人,都是从没事剔牙仰卧、一会儿自悲、一会儿英雄的时
候想出来的。其实,进入创作高潮的时候,全是“去他妈的!”过瘾
就行了。
正脱牙的八岁女孩唱霸王别姬,这“虞姬”满嘴漏风。也真难为
这霸王,怎么就爱得死去活来!

传统的看法,结了婚有安全感。现在的看法,结了婚最担心的是安
全,时时刻刻害怕第三者进门。
爱情没法说,我爱我妻什么呢?答曰:全部。对我这个有一滴水就
能活的人,我妻对我一笑就够了。
今天“性”科学的研究在中国是太没地位了。但是我知道玩“性”
,中国人比哪个国家都能玩出尖来。

秦桧残害忠良不齿于
人,至今跪在岳飞坟前受
千万人唾骂。我说:吐了
这么多年也该起来了,那
些残害民族的日本战犯、
汉奸都早摊上“政策好”
回国的回国,成家的成家。
现今这腐败祸国的人没几
天就成了“同志”,那秦
桧夫妇跪了千年了,是不
是也该摊上“政策好”的
时候啦?
艺术上从来也没听说打倒“艺术封建主义”,中国人看牡丹、紫
藤、老头过小桥及天女散花、麻姑献寿……怎么就“百看不厌”呢?
外国学来的铁片子一拧,绳子头一绕也没有人敢吭一声。困为怕
人讲“你不懂艺术”。这“外国”二字也挺“镇人”的!

想追求完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缺陷。世界都“完美”了,这世
界还有趣吗?

说话间插上几句英语,
两手一分,还耸耸肩,“怎么
讲呢?”用英文呱啦呱啦来几
句,唬咱中国人,说不定他讲
的是英国的张家口话呢,假洋
鬼子!中国的汉语那么丰富,
怎么就不如你那句“三克油”
呢!

我鼓励大家都当“家”,因为“家”太少了,即使全世界都当“家”,
有灵气有悟性的人也不到千分之一。
搞学术、做学问,不是看别人的脸色。人家的脑袋长在你头上,还要你
活在这个世上干什么?
这恨人不穷、恨人不输、恨人不苦、恨人不死,说明人是挺可爱的。

人生一盘棋。下棋的过程
就是做人的过程,输赢虽是大
事,但不可赖棋、偷子儿,那
不仁。但不偷子儿、不赖棋能
赢得了吗?不偷税漏税成不了
大款。不踩人不拍马能上得去
吗?
正义非正义你能弄得清吗
?等你弄清时,这盘棋早下完
了。
车、马、炮,各有其能,
事物也各有其异。下棋不可一
招一式,做人不可一种活法,
你不能盘盘都是当头炮把马跳
吧?
人们喜欢幸灾乐祸,赢了
的想让他输,输了的想让他赢
;输惨了的就招来旁观人的哈
哈大笑,赢绝了的招来的呼声
全是“请客”、“请客”。

有钱有势有地位自有人来助你下棋,走错了也有捧的。唱得鬼哭狼
嚎,讲得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有鼓掌叫好的,但是等这盘棋下输了,
他早溜了。生活中不是经常有退了休、破了产的人讨人嫌吗?
开会放响屁,喝茶呼呼响,又吐痰又抽烟,讲着哪儿的酒不好喝,
哪儿的枣没核……没一个敢吭声,因为他的官比你大;等他输了棋,退
了休,连个上门的人也没有了。棋下完了,“回家吃饭!”棋赢了,“
我请客!”

“行为艺术”与美术有多大关系,它怎么就是美术?有些积极吹
捧的评论家回到自己家里,躺在床上扪心自问的时候一定会脸红。一
是自己不懂还装懂,一是装懂还不算,还要声嘶力竭的让人家一定接
受这种欺骗,仿佛他真的看懂了。其实,艺术家自己也不懂,哗众取
宠而已。饿了几天肚子的人,还在人前剔牙呢!

埋头在被子里翻来
覆去的痛苦,其实是种
享受。我受到打击,或
是做了蠢事,往往都是
一个人去来点这种“享
受”,与人群隔得远一
点,这也是一种解脱方
法。我没有向人哭诉的
条件和习惯,孤独、凄
凉是最好的镇定剂。

做人要自然,“造
作”这个词是对着不自
然而来的。要让我一生
不自然,干脆还是回阴
曹地府算了。

谢谢观看
编辑

麻子

glm配乐


Slide 33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用他的“画”和“话”
编辑而成
点击翻页

我没有读多少书,家里一贫如
洗,初中上了三个月就参军了,学
校里给我的知识不多,所以我写起
文章来野马一样撒欢撩蹄没个规矩
我没有多大的本事,只能画点
狗呀猫呀的画,且感到离“自成一
家”相去甚远,“大功”也尚未告
成。我经常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
我一年年的变老、变瘦、变胖,时
喜、时怒、时忧,可怎么也看不出
像个画家。倒是有一次与港澳青年
联欢时,他们说我是个“足球教练
”,可我平时绝不锻炼。这“足球
教练”从何而来呢?大概是我身体
还健康,不闹病也不闹灾的,上楼
梯都是连蹦带跳一口气爬上五层。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我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
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竟至用刀挑断了我的手筋
……可那时候我多么热爱生活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
,看着它织网,看着它逮小虫子,看着它冬眠,看着它长大……我进去的
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棵大树;进去时,
柳树上拴着一头小牛,长大后又生了小牛,我出去时牛儿子也在叫了。

出狱后,我觉得什么
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是
可爱的。小动物当然可爱
了,那时我真是一个连蚂
蚁都不忍心踩的人了,因
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

人生下来就哭,没有一
生下来就笑的。所以打算生
活,就要准备享受这酸甜苦
辣的人生。换一个活法不行
吗?把酸甜苦辣看成席上小
菜,酸黄瓜、苦瓜头、辣白
菜好吃得很,生活就是这样
六十一甲子,现在我到
了发疯的时候,见纸就画,
见本就写,见书就看。我正
处在一个什么都需要重新开
始的阶段,我怎么什么都不
知道呢?

每个人、每个环境都有各不相同的条件。你想生活过得充实、舒心,
你就千万不要赶“时髦”。一讲到“赶”字,不是挺累吗?时髦的东西永
远是落后的,这话不矛盾。今天穿大花,明天就是小花,后天变了鹅蛋黄。
那皮鞋今天是牛鼻式的,明天就成了大方头,后天松糕式的又流行了。真
累!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
易。一天下来累得两眼往上翻,四脚朝天,
给那些长得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
上一些又土又俗的名字,不过是开心而已,
我家一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个小狗叫刘富
贵和二锅头,还有一个西施犬叫金大瘤子,
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反正它们也不
懂,叫它们时它们还真答应。叫谁谁就来,
绝不会弄错。不过有好吃的东西时,不管叫
谁都上来,没有傻子。

我一生苦难多,可我的笑话特别多,
为什么?很简单,做人只有一次,人家欺
侮你你再生气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所以,
我把家、把自己、把我的周围都换着法子
活着,谁都愿意来我家,因为它好玩儿,
谁都愿意与我打交道,因为我也好玩儿。

信不信由你,昨天加拿大的一
个朋友到我家来玩儿,激动加感动,
整整笑了九场半,那半场是刚一激
动,眼圈一红,还没掉泪,我家张
秀英(波斯猫)把他书包里那块香
肠叼走了……

生活中有喜、怒、哀、乐,那就选一个“乐”,乐可解苦。
事业上有酸、甜、苦、辣,那就选一个“苦”,苦中有乐。
艺术上有万千流派,那就选一个“土”,土亦是洋,亦是时髦,亦
是世界水平。即使追求抽象艺术,中国也不乏抽象形式,书法、脸谱、
虎石等都非常抽象。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
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
气,所以也没有过夜的
病。

咱们不要“左派”,
也不要“右派”,要“
正派”。

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但是必须提醒的是:
男人发贱,逗个差不多就算了。否则老是又哄又逗,他能贱得比山西老
醋还倒牙。上海人讲:发嗲。男人发嗲是多么恶心,你知我知他不知!

姑娘千万记住:别嫁给穷得只剩下钱的人,等你坐着劳斯莱斯变成
夫人时,下一个节目就是扯着你的头发挨揍。

说我不是画国画的,我不生气;说我做雕塑是杂牌军,我也不生
气。人生做一种职业的人不多,画着玩捏着玩为什么还非得入个什么
伙、毕个什么业、用个什么法、捏个什么式才行吗?人间没有上帝,
谁也不用听谁的,尤其是艺术。
科学可以和世界接轨,艺术不行。艺术沙龙是探讨艺术,是艺术
家和艺术家之间各自风格的求索,绝非是参帮入伙的事,你画你的我
画我的,这世界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想入伙。

满口胡言,全是听不懂的用“艺术”
时髦词句编造的“观点”和“理论”,他
们唬谁呢?——只能是些小报记者,刚毕
业的实习生,刚上任的县长,刚进艺术大
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他们若是给一个
卖烧饼的人讲这些,准讨个“神经病”的
下场。
东西方文化都有弊端:科技、民主、
法制,甚至宗教都可以世界化,但是艺术
强调个性。借鉴可以,取代不行。
灵感会在你不断积累的劳动中频频闪
现,它像逐渐积起的水分、云层、阴电、
阳电……一样,每当天空划上一道令你激
动的霹雳,这时将是大雨倾盆的雨季到来
了。大雨就是你的作品,每一滴水就是你
的血汗。

低着头,托着腮,眉头
紧皱,一把刷子头,一脸的
毛胡子不知为什么留,这种
人绝对不能拯救世界,他是
在装腔作势,好像世界上所
有的苦难全由他来承担,其
实他什么也承担不了。

高贵与典雅,不是用钱
做砝码。它是一种用钱买不
来的气质和修养。你镶上五
十个金牙也换不到那种眼神
、语次、举手投足、无言作
派。

这个世上最善良的是人,最邪恶的也是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才不一定呢,要不怎么人们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咱们必须记
住:好人一生不平安,不然坏人生在这世上干什么呢?坏人生下来
就是对付好人的,千万记住!

邓小平有一句
名言叫“摸着石头
过河”,是谦虚地
讲社会主义阶段干
部需要在实践中探
索,总结不断前进
的经验。但是有些
人还不明白,群众
都已经过了河,他
还在那里摸石头呢


从五四运动以来就形容早晨天空出现“鱼肚白”,上千上万的
文学作品没完没了的用来用去。都快一个世纪了,可怎么没见形容
夕阳西下叫“鸭蛋黄”呢?!

想想那些爱情骗子,婚姻骗子,再想想碰人一下胳膊或蹭人
一下脸就成了流氓,揍的鼻歪眼斜还真冤枉,原因只有一个——
道德线。打着婚姻、爱情幌子的骗子只能上道德法庭,而流氓可
是上了真的法庭。

记住那些“流行”的玩艺儿
,既然是流行就说明存不住
,傻小子傻丫头们,人家都
流了行了,你还傻楞着干嘛
!“影帝”“天王”不都是
娱乐圈里在“玩”吗?有的
明星在剧里演了几十次新娘
新郎了,即使你追上了敢娶
她吗?当乐子算啦,别“搅
汁”。二、三十年代的明星
、歌星不讲,十年前的歌星
、明星能记住的有几个呢?
由此联想到那些牡丹、紫藤
能让人永远记住吗?深层艺
术不能让人理解,我有些疑
惑,大概是“流行”最容易
让人接受。

卖瓜的没有说自己瓜不
甜的,搞艺术的没有说自己
差的,所以出来那么多“主
义”艺术在初学人和行外人
那里叫卖,加上一留胡子一
扎把子一阴沉脸,真不知他
的货有多么神。其实要真的
进了艺术大门,就知道那都
是些卖假药的。
进了艺术大门不要只想
到那些文艺界的绯闻、掌声
、鲜花、嗥叫。静下来悟一
悟,这个大门的学问最苦,
有人干了一辈子文艺工作,
不一定就是个艺术家。诸如
:叫二大爷的相声、靠哆嗦
肉唱歌的歌手、画一种牡丹
或竹子吃一辈子文艺饭的画
家、跳到角色外去演自己的
演员……这是一种没有文化
的文化现象。这些人虽然吃
了一辈子文艺饭,但一辈子
也没进了文艺门。

那些想富裕的人,弃国而
走。他们去了富裕的国家,偷
渡也好、拿护照也好,岂不知
人家的富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的。哪个地盘也没有空着。占
地盘可又是一门学问了。
没有本事到哪个国家都不
会怎么样,这是定论之定论。
有本事的人动身之前也得掂巴
掂巴自己的分量。出了国又回
来赚中国人的钱,这能叫本事
吗?

千万不要忘记:艺术不是“指定产品”。下个命令就能出来
艺术,这比烧香许愿抽签求子还荒唐。

我说的知足者乐,是
说见好就收、适可而止、
急流勇退;也说的是知难
而上、车到山前必有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有言
过其实、得意忘形、爬得
高摔得狠、吹得大瘪得快
……欲望是本能,但不可
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
你吞得进去吗?

在剥削和压迫下讲“礼义”、讲“谦逊”,是让人们俯首任人宰
割,悲乎!活在这世上总要讲点自尊吧!上帝派我来到这世上时,没
嘱咐我谁是我的班长。
每人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样。拿自己狭隘
的推理去指导人,这真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者。你能给全世界
所有的人都指成一条路吗?蠢!

有人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喜爱典雅大方,有人喜欢浓妆艳抹,
有人却以慵懒为美。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
污染的概念可不是只指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更值得重视的
是文化、教育和思想的污染,这些污染解决了,那环境、空气污染
的解决会迎刃而解不费吹灰之力。

一首《伏尔加船夫
曲》,你就能想到伟大
的俄罗斯民族。
一曲《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你就能联想
到卑鄙无耻。

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所
以也没有过夜的病。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
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
个“根”,它是抚育每一
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
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
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
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
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
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
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
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
家的姓。

骑马挎枪走天下,木枪
木马逗你玩。
不羡神仙羡少年。六十以
后都是时间穷人。
有时笑笑人家,也被人家
笑笑,人生如此而已。
艰难的人生,不等于悲惨
的一生,更不等于黯淡的一
生。
老虎不让它威风,它就是
一只病猫。家猫威风得像只
虎,谁也不敢养。
地球只有一个,生命只有
一次,你看着办吧!
雨过天晴,满院子都是蜻
蜓。

谁听到画画还有解构主义
、同步主义、精确主义、辐射
主义、漩涡主义……我听到过
。但是这与生活里叫李秀芬、
张德贵、王仁发、刘三友一样
。怎么也逃不出画画二字,洗
脚的、卧鸡蛋的、赶着两头猪
交配的、什么时候挤到美术这
个行里来的?放到戏剧里差不
多。大庭广众放上一枪就算是
美术?是雕塑?美其名曰:“
行为艺术”。中国有,外国有
,都是一些哗众取宠之举。恕
我直言了。
艺术上的狂人其实不狂。狂有什么不可以?创作来潮时止不住的疯
狂,我画大画时总是一口气下去,力嘶狂吼,笔飞墨舞,这种疯狂对艺
术家来说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希望多一些疯狂。
狂的另一种概念是口出狂言,靠骂人生存,硬在那张嘴上,又不去
艺术炼狱中生死相拼,这种人不是“艺术狂人”。是我们艺术三百六十
行的另一行。

21世纪谁是栋梁?——现在做学问的人。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
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
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
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
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
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
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
牌军”呢?!冷静下来想:
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
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
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
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
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
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
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谦虚有两种人,一
种是肚子有玩艺,一种
没有。在中国谦虚是美
德,在西方“本人学识
浅薄”,那绝对遭到
“浅薄你还上台讲什么
课?”的指责。